雅各比:中国与东南亚:“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跨文化交流
发布时间:2020-10-16 14:42:25  点击数:

近日,由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和武汉大学跨文化传播研究中心联合编撰的学术辑刊《跨文化传播研究》(第一辑)出版。中心公众号将陆续对辑刊中文章的主要内容进行推送,敬请关注! 本期推送的内容为:《中国与东南亚:“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跨文化交流》内容摘编。
 


中国与东南亚:“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跨文化交流
 
[马来西亚] 雅各比
 
 
导言
 

既有研究中,围绕“一带一路”倡议的话语主要关注其带动的全球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国家间经济交流带动的地缘政治影响,但很少有人讨论这一跨越亚洲和欧洲的宏伟规划所带来的文化影响。

多元文化主义和跨文化交流,这两个核心概念对于了解中国与东南亚多个伊斯兰国家的悠久历史至关重要。多元文化主义承认并重视不同群体对国家的贡献。然而一些国家对多元文化存疑,他们担心这会带来“外国”的概念和想法,使他们的国家偏离原有的进程。虽然西方世界似乎都放弃了对多元文化主义的希望,但东南亚各国的公民接受这些多元化的观念的程度正在提高。
 
多元文化主义在促进对话的环境中蓬勃发展。那么,”一带一路“倡议如何在促进国家间的多元文化主义或文化间对话方面发挥作用?中国如何通过跨文化对话在促进全球理解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本文将首先简要概述”一带一路“地区的战略潜力,讨论中国面临的全球(重点国家是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信任问题。然后,本文将提出一些中国主导的全球增长引擎如何使中国和东南亚,特别是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互利的主张。最后一节将探讨三国之间潜在的合作领域。
 
在过去40年中,中国经济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中国成为支撑许多发展中国家投资的最重要的资本来源之一。鉴于中国在基础设施发展方面的成就,许多发展中国家同意与中国合作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尽管在中亚和巴基斯坦进行了大量投资,但现在正将注意力转向东盟地区。中国也活跃在更广泛的区域集团中,如东亚峰会(EAS)。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4年11月在北京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经济峰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仅是建设道路和桥梁,还是建立不同地方的线性连接。(‘一带一路’倡议)是基础设施、机构和民间交流的三方组合,以及政策沟通、基础设施连通性和贸易联系,资本流动和人民之间理解的五方面进展。”
 
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开罗向阿拉伯国家联盟发表讲话时强调:“中国将继续坚定支持中东和阿拉伯国家维护其民族文化和传统,并拒绝任何有关族群和宗教的歧视和偏见。”根据Joseph Nye的说法,软实力是“通过吸引力改变他人行为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的能力。”Shashi Tharoor进一步完善了这个概念,表明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是基于对其他国家及其人民的“认知”。
 
中国在发展软实力方面具有巨大潜力,比如中国在142个国家建立了512所孔子学院,推广中国文化和语言,其中包括在“一带一路”沿线的51个国家设立的135所学院。这些机构应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并鼓励不同信仰群体特别是伊斯兰教之间的知识话语和文明对话。中国拥有最古老的人类文明,伊斯兰教与儒家思想之间存在着重要的相似之处。所以,生活在中国的穆斯林以及生活在伊斯兰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儒家文化者,必须努力找到共同点﹐以促进这两个群体之间的良好关系。
 
鉴于有关伊斯兰教和西方文明的文章和辩论已经有很多,现在及时推动对中国和伊斯兰文明的讨论是重要的。因此,中国应该发挥主导作用,为“创建合作机构提供机会,以更关键的方式探索更广泛的知识世界,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良好的服务”。
 

中国与东南亚关系中的信任建设   
 

本节就中国主导的全球增长引擎如何对中国和东南亚产生互利提出了一些建议。对于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存在几个相互合作的领域。
 
鉴于这是互惠互利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都欢迎战略联盟提供的经济机会。总理纳吉和约科维总统曾多次访问中国,并欢迎习近平主席访问自己的国家。对马来西亚来说,当东南亚各国领导人仍对中国保持警惕时,总理敦阿卜杜勒·拉扎克就有信心与中国建立战略友谊。
 
通过连接,“一带一路”为打造教育平台提供了更广泛的途径。马来西亚政府积极推动与中国的教育交流。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于2016年建立了第一个离岸校园。继此举措之后,马来西亚将于2021年在中国开设首个海外大学校园。自2010年以来,印度尼西亚的中国学生人数每年上涨10%。中国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有关教育的措施,如2017年在北京启动的亚洲大学联盟。如今,中国共有8所大学提供马来语学位课程。此外,两国政府都支持旅游业的发展,在旅游项目中安排清真旅游具有更大的意义,因为它也为中国提供了进入其他伊斯兰国家旅游市场的机会。
 
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另一个潜在合作领域是外国直接投资。许多商业模式可以作为两国实现互利经济关系的最佳做法,比如马来西亚政府最近提出的建立数字自由贸易区(DFTZ)的倡议,这是由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发展局与阿里巴巴集团建立伙伴关系后启动的e-hub工程,e-hub 也为私营公司的发展打开了大门。而人们也很关注其对当地公司的影响,因此,阿里巴巴主导的马来西亚数字贸易区必须为两国制造双赢局面。马来西亚政府也不应该允许垄断存在,而是为其他私人企业提供充足的投资机会和类似的服务。
 
我们必须回顾中国与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古老关系。“一带一路”倡议提供的机会不仅包括基础设施和连接,还应利用历史关系。如果中国能够利用郑和下西洋与15世纪的伊斯兰国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为什么不在21世纪也这样呢?
 
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采取的“温和”伊斯兰教政策和方法以及反恐斗争将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者提供一定程度的保障。考虑到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战略政治和社会经济利益,中国可以尝试了解马来西亚在这方面的努力。事实上,从长远来看,中国也可以成为沿着“一带一路”建立和促进伊斯兰国家之间经济和文化联系的统一力量。
 
结语
 
虽然西方被视为对伊斯兰教有敌意,但中国可以为其指明道路。在与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社区的争论中,可以突出和促进孔子思想和伊斯兰价值观的传播。Dellios恰如其分地总结了它:“一带一路”的广阔性,体现了深刻的中国哲学——与西方对自主“个体”的关注(孤独的“个体”)不同,中国思想倾向于关注“双方”。另外,Dellios强调“一带一路”可以展示中国的思想文化,尤其是孔子的思想。在儒家思想中,这种与“其他相关”的态度也与互惠有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马来西亚是一个有多元文化、多宗教和多语种的国家,尽管面临诸多挑战,但迄今为止仍成功地管理了其多样化的人口。在马来西亚,超过30%的人口来自中国,他们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来到马来亚殖民地,在锡矿厂工作。今天,这些华裔马来人在政府治理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同进,只有在马来西亚才能看到中文学校遍布全国的景象。根据少数人权利组织报告,马来西亚在东南亚提供了“最全面的中文教育体系”。对于马来西亚而言﹐尽管有关语言学校的争论很多,但这些中文学校可以作为马来西亚三个主要种族融合团结的平台。在印度尼西亚,华裔使用汉语,印度尼西亚语﹐并且像马来西亚的华裔一样﹐在国家经济中发挥着主导作用。
 
事实上,从长远来看,中国可以作为建立和促进“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的合作与连接的统一力量,特别是伊斯兰国家之间的经济和文化联系。如果中国作为一个参与进来的全球角色﹐确实可以通过鼓励政府和人民之间的文化间的对话来“讲好故事”。具有未来主义愿景的“一带一路”将成为未来几代人共享的故事,而且我们今天对古代丝绸之路的故事也非常着迷。至关重要的是,包括伊斯兰国家在内的受援国必须具有在公平竞争环境中与中国接触的政治意愿。
 
 
 
作者:雅各比,马来亚大学教授
译者:陈璐瑶
 
本文为内容摘编,如需查看或引用原文,请参考如下信息:
雅各比. 中国与东南亚:“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跨文化交流[M]. 单波. 跨文化传播研究(第一辑). 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20:75-85.